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萌娘星纪 第289章 落幕尾火的终极一战

发布时间:2019-09-25 17:15:00

萌娘星纪 第289章 落幕尾火的终极一战

黑暗的剑影慢慢散于虚空,天空恢复明亮,黑暗中顶天立地的身影渐渐清晰,一名男子进入了众人的眼帘。

正在得意的唐皇豁然起身,脸色苍白。

“陈默!!”

全场震惊。

“什么?那是陈默吗?”

江烟雨从席位起身,三公九候从席位起身,北冥有雪也不由站起来,各大贵族,世家,门阀不约而同流露出了同一种表情。

惊骇。

极度的惊骇。

所有人都以为陈默早就死在了桓温手中,谁都没有想到此时此刻他竟然出现在会场上,站在众人眼前。

渊渟岳峙,气度非凡。

简直如战神一般。

“陈默还活着。”北冥有雪呼吸急促,女孩难掩自己的激动之色。察觉到自己失态,北冥有雪立刻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有雪,你太奇怪了。”北冥沧浪虽然也很震惊,但不至于会这样兴奋。

“父亲,你知道为女儿铸造幽雪沉墨的是谁吗?”北冥有雪紧盯着那个挺拔的男子。

“嗯,不就是那个叫石金的吗?”北冥沧浪回答。

“那只是他的化名罢了,父亲。”

北冥沧浪一愣,反应过来,他不可思议的看去场中的少年,“是他??”

“那不是陈默殿下吗?”

“他怎么还活着?”

“桓温殿下说已经杀了他了。”

“是啊,怎么感觉这个陈默比人皇还有威严。”

“居然还来送死。”

会场上在震惊过后立刻回过神来窃窃私语。

桓温眨了下眼,确定自己没有眼花,这个男人怎么可能活着,不可能的,在自己玄阶下一个化神修士怎能幸存。

“姐姐,二哥带父亲先回去疗伤,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吧。”陈默说道。

陈鸾和陈麒上前搀扶住重伤的父亲。

“四弟,你不应该回来的。”陈麒低声责备。

“默弟,你有信心吗?”陈鸾关心的问。

“交给我吧,我不会做自寻死路的事情。”陈默笑道。

“好。”陈鸾知道也只能如此了。

桓温一直面无表情看着陈鸾两人将陈掌天搀扶入席,七星子目光冰冷,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事实上,她的目光一直就从未离开过陈默。

“你的命可真是硬啊,居然还活着吗?本殿要对你刮目相看了。”桓温面容冷淡。

“桓温,我没死让你失望了。”陈默好整以暇的整理下天蚕雪锦衣角,刚才那一枪还残留着不少力量。

“失望?”桓温觉得这个形容十分的可笑:“本殿不会失望……只是觉得麻烦要多杀你一次。在北蛮你的运气不错,可惜你太蠢,不知道珍惜自己得来的第二次生命。”

“我当然会非常珍惜,所以这一次我是来以牙还牙的。”陈默收起轻浮之色,目光充满了萧杀感。

“以牙还牙?”桓温眼中流露出一丝恶毒:“就凭你?我能杀你第一次也能杀你第二次。”

“哦,那你为什么说了这么多废话还不动手?”陈默笑了说道。

桓温一沉,如果是以前面对想要杀的修士,七星子二话不说就一枪杀了,可是这次面对陈默的出现,女孩罕见的没有动手,反而如老朋友一般交谈着。

是对他赴死勇气的敬意?

还是对他男人气概的赏识?

都不是。

桓温身体有一个本能的反应,这个逃出生天的白衣探花再次站在她的面前时候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的陈默或许很强很顽固,但是桓温能嗅到弱者的气息,她可以掌控他的生死。可是眼下,陈默有一种无与伦比的自信,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好像和大地浑然一体,天地都是他身后的屏障。

坚不可摧!

这种感觉就像是黄庭境。

正是这种不可思议的本能让桓温迟疑了。

听到陈默的讥讽,桓温冷冷一笑,不再思考,这个男人只是说大话罢了。“激怒本殿吗?本殿只是给你一点临死前的遗言机会,今日,本殿就在天下人的面前杀了你!!”

话语一落,寒霜的枪光如同一朵朵铜盆大的梅花就在陈默眼前绽放。

陈默抽出四星星武的北蛮大刀,他的玄武大成,身躯如同磐石岿然不动,桓温庞大的星力并没有让他退一步。

大刀斜劈了过去,甘石星经的星力发挥到最大,亦是毫不留情的斩出绚烂的刀光

萌娘星纪  第289章 落幕尾火的终极一战

朵朵梅花立刻四分五裂。

白芒从凋落的花瓣里探出,之前的攻势不过是转瞬而过的虚招,真正的杀机潜伏在这一刻。

四星寒夜锁月枪这一击没有动用黄阶力量,但含在枪上的星力依旧叫人生畏,就是围观的大雷劫修士们都感到一丝压力。

这化神小子死定了吧?

想法一瞬即逝,陈默面对桓温的逼迫毫无惧色,非常熟练用大刀应付,他和桓温有过几次过招,每一次几乎都是生与死的较量,以品尝‘死亡’的战斗最是刻苦铭心,陈默对桓温的战斗经验已经达到了世人无法想象的地步,就是桓温本人都不可能想到。

而且不仅是对付桓温,陈默对付其她星将也有过丰富的经历,面对桓温这一突如其来的一刺,游刃有余的横劈。

铿锵。

刀芒挡住了枪芒的那一刹那,所有人都惊艳住了。

长安府这边。

陈掌天回到席位立刻引来了关注,青龙禁卫都有戒备的围住了长安府,不过此时并没有人例会他们。

陈掌天服用了疗伤丹药,运转法力来维系一丝薄弱的命脉,刚才要不是陈默命悬一线出手,自己恐怕已经死在桓温枪下。

黄庭境星将果然太强了,自己法力都难以招架。

想到这,陈掌天抬起眉,有些担心看去会场,看着陈默和桓温战斗的平分秋色,人皇露出一丝诧异。

“妹妹,默弟到底在北蛮遭遇了什么,居然能和桓温对战这么久?”陈麟惊讶的说。

陈鸾冷冷回答:“桓温会后悔和默弟为敌的。”

与此同时,三公九候,豪门剑宗大重王朝顶级的修士们也被眼前发生的一幕惊的合不拢嘴。

陈默和桓温的战斗有声有色,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两大星将在战斗。

“这……小子究竟是什么人,怎么能缠斗住桓温。”江南君江儒秀眉目一拧,嘴唇嚅嚅而动。

陈默已经颠覆了他对星将无敌的认识。

“哼,我看桓温殿下只是在戏耍这个白衣探花。”江南府一名青年俊秀不服气的说。

“没错,我看也是这样,桓温殿下连人皇陈掌天都能轻易格杀,这个白衣探花不过是化神境,根本不可能是对手。”

“对,就像猫在吃老鼠前都要戏弄一番。”

其他人都附和青年的话。

江烟雨皱起眉,对他们的对话心中冷笑,她比谁都清楚陈默的本事远远未拿出来。“烟雨,你和陈默在神武举上交过手,他已经强到能和桓温抗衡了吗?”江儒秀问。

“那个时候他没有这个资格……”江烟雨摇头:“陈默的成长实在太快了,女儿已经自认不是对手。”如果再有一次对决,她必然会输的一败涂地。

“桓温既然没能在北蛮杀了他,说明此子必成大器,难怪桓温会如此忌惮,看来长安府这一次说不定有一线生机。”江儒秀惊叹了一声。

三公中,方家的方夕和崔家的崔无梦也同样受到了来自父亲,家族的质询,每一个曾和陈默交过手的武者都得到了极大的关注。

所有人心中都很想知道这个能面对桓温坦然的青年过去究竟是怎么样成长起来。

不过得到的回答毫无疑问只剩下了一种表情。

瞠目结舌!

越来越多的议论传入了桓温的耳中,少女显得很不耐烦,她的确有戏弄陈默的心思,想让天下人都看着陈默被自己戏谑的精疲力竭,最后惨死。可是七星子渐渐发现,事情远不是自己计划那样。

面对她寒冰冷冽的攻势,陈默应付的从容不迫。

桓温发动自己黄庭境星力可依然无法撼动陈默的内心,这个男人心好似变成了一块磐石坚不可摧。

在北蛮‘死‘后,他究竟得到了什么奇遇?

该死。

先前建立的星将骄傲几乎要在陈默的从容下丧失殆尽,桓温咬了咬牙,瞄到了那把四星大刀,眼中寒光跳动。

手中长枪一扫,一抹枪芒掠来,如同最冷冽的剃刀射去向了陈默的胸口。

黄阶:开膛!

砰。

清脆的碎裂声。

陈默用大刀横档在胸口上,这把星武顿时被桓温的黄阶击得粉碎,余下的枪芒毫无阻拦的杀在他的胸前爆发出一团刺骨的杀气。

剩下的星力没能撕碎天蚕雪锦,但开膛的力量还是穿透了天蚕雪锦震断了骨头和血肉,鲜血很快染红了一点白衣,陈默退了几步,没有倒下。

果然,没有星将那样强大的兵器还是很勉强。

陈默脸色凝重。

桓温气定神闲踱着步,终于恢复了星将的傲慢,没有兵器的陈默在她眼中就和坐以待毙没什么区别了。

“陈默,接下来你觉得你的肉身能抵挡本殿的玄阶吗?本殿很期待。”

桓温舔了下嘴唇,长枪因为兴奋而颤鸣。

“难怪你会夺走我的北斗,原来你怕我有兵器吗?”陈默戏谑了一句。

“事到如今,你只能逞逞口舌之快了,当初在北蛮你没死就应该苟且活着。”桓温轻蔑的断言。

随后二话不说,当头一枪劈下。

陈默无奈,运转甘石星经,打出一道乾坤一气先抵挡住她的攻势,但余下的攻势依然凶猛,难以阻挡,忽然一道呼啸的破空声传来,雷霆万钧的砸在地上,震退了桓温的攻击。

七星子一愣。

那是一把巨大的浑铁大棒,大棒的‘天枢石’闪耀着极致的星光。

北斗!

陈默一喜,抓住北斗。

所有人都被这突然出现的天外大棒给惊呆了,就听到一声清冷的声调悠悠的在圜丘上飘来。

“既然你没死,那就物归原主吧。”

所有人循着声音抬起头。

在祭典最顶点的平台上出现了一名少女。

伊春性病医院
伊春性病医院费用
伊春性病医院哪家好
伊春性病医院排名
伊春治疗性病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