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龙图世界 第四章 炎河突变

发布时间:2019-09-13 19:42:19

龙图世界 第四章 炎河突变

大学者小心地将从龙骨堆里取出的钢箭握在手心,翻转着观察。wiusco

无论是他还是擎空和鹿儿对突然出现的钢箭都无比震惊。看着孩童手臂般粗细的钢箭,每个人心里都想象着这条炎龙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无论发生了什么,尸骨证明了它所经历一切的后果死亡。

钢箭的一端异常锋利,擎空用肉眼几乎无法识别出尖端的位置,而另一端则有一个深深的凹槽,似乎是为了卡在发射的弩架上而特意留出来的。总之,这根钢箭做工精良,而且最关键的是,它的材质是稀有的远古炎钢。

擎空知道除了这种金属,没有其它物质能在炎火中安然无恙地存留下来。而远古炎钢是这个世界上已知的唯一一种不会被炎火短时间内灼熔的金属。最好的例子就是那个人佩带的那把龙舌剑,据说也是炽为大锻造师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才锻造成型。

擎空看着钢箭又看了看它所插入的位置,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犹如弥散在身旁的薄灰一般,让真相扑朔迷离。这条炎龙为什么会出现这里?它是某个擎者的驭龙还是自由之身?究竟是谁将这根钢箭射进它的胸口,而目的又是什么?

擎空本不应该为这突然遇到的插曲而忧心,他们只要跨过这条枯竭的沟壑,继续朝西南方向赶路即可。但是这条炎龙让他想起了那个人,所以他非要弄明白不可。

“大学者,您看出了什么?”擎空希望能从他脸上看出什么,哪怕只有一丝表情的牵动,那也说明他有所发现。可惜……什么也没有。

果然,牧渊大学者摇了摇头道:“这远古炎钢质地的钢箭做工精湛,显然是出自某个大锻造师之手。而在龙图世界中,各族的大锻造师有十几个,这还不包括那些深藏不露的隐居者。一般大锻造师锻造的武器都会刻上自己的名讳,让武器的价值翻倍。可这根钢箭的锻造者似乎有意隐藏了这些的信息,所以根本无法得知这出自谁手。wiusco”

大学者将目光又转向炎龙尸骨的胸口,在众多胸骨中对比着手中的钢箭。

“但这条炎龙的尸骨却透露出很多信息……”大学者若有所指地说,“你们看,这根钢箭深深插入炎龙的正胸口,而这个地方在它腹部偏上,这里是一条龙最脆弱的地方

,也是最难击中的地方。两侧不仅有如同铁甲一般的龙鳞庇护,巨大的双翼也将这个地方遮盖的毫无下手之处,况且枯龙的速度极快,绝不会轻易让敌人击中这里。除非……”

大学者停顿了一下,确定地说:“除非它无法动弹,而这根钢箭正对着它的胸口!”

大学者的话带来一阵凉意瞬间将擎空和鹿儿包围,即便是在如此炎热的天气之下都能感受到。

那是怎样的场景,一条体形如同一条小船的巨龙被困在地上,被人近距离射杀?一波恐惧的预感袭来,擎空心中更加认定这也许就是那个人的驭龙,即使他极力强迫自己不要这么想。

“那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擎空强忍住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大学者的冲动,他怕一语成谶。

大学者思考片刻,“它可能是冲着这条炎河的分支而来。”

“炎河的分支?”擎空发出疑惑的声音。

“没错。我们可以想象,被钢箭击中、受了重伤的炎龙可能会极力挣脱,最终跟着某种指引找到了这里。要知道炎火对于其他生物来说就是生命的毁灭,而对于炎龙来说就是生命的重生!”

“可它没想到的是……这条炎河的分支没过多久就不知为何而枯竭了,而随之枯竭的还有它的生命。”

大学者的话在擎空脑海里形成了一幅幅画面,最终画面定格在眼前的一堆龙骨。

大学者微叹了一口气,也许是在为眼前的炎龙叹息。wiusco无论是何原因,龙始终是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种族与最初的守护者,被如此对待真是有辱信仰。

“我们走吧。”大学者淡淡地说道。他们在此地已经耽搁太长时间了,一条已经逝去,而且只剩下骨头的龙,他们也没有办法让它重生。他们更不是贪婪的商人,如果是商人见到这堆龙骨一定会双眼通红,双腿走不动路,因为在他们眼中这就是一堆堆金子。

听到大学者的召唤,擎空又情绪复杂地望了一眼身后的一堆龙骨,他还是没有说出心中的想法。他慢慢走过这堆龙骨,随着大学者和鹿儿从沟壑的另一端爬了上去。肥小还在那里,擎空没有去管它,就让它在那里鸣哀一会吧,如果真是那个人的驭龙,那就当是驭龙间的默哀吧……

他们虽然离开了这道炎河分支形成的沟壑,但并没有离开这条线太远,还是依靠着它与众不同的土壤表层颜色,沿着它向西南方向,炎河的所在地行进。这里没有任何动物甚至生物的痕迹,只有几只瘦弱的飞禽发出无力的鸣叫,这在他们耳中更像是无力的呻吟。

走走停停,简单的休息并不能缓解内心的疲累。几个人皮袋里从部落中带出的水源越来越少,干粮在嘴里索然无味地咀嚼着。

终于,在第二天的日落前,他们终于到了。

擎空曾无数次听到过“炎河”这个地方。传说中它是一条流淌着炎火的河流,这条河流分隔着生机之源和火炎之舞大陆,这也成了阻隔生活在两个大陆的不同种族相互交流的天然屏障。如果想要从一边到另一边去,人们只能通过飞行工具才能渡过这条河流。虽然听过了传说感觉困难重重,但是他们的目的地依然是这里,擎空从大学者的表情中看不出什么担忧之色,似乎早就想好了渡河的办法。

远远地看去,擎空从未感受到一条河会如此宽广,他竟一眼看不到河的彼岸。但平静无波的河面,以及浑浊无特殊颜色的河水令他对“炎河”的幻想大打折扣。不是应该火浪滔天并且岩浆滚滚吗?还是说那些传说都是唬弄小孩的?

大学者伫立在那里,注视着平静的炎河。擎空从他的神态中看出了不安,难道炎河原本不是这个样子的?他暗想道。

“发生了什么……”大学者不经意间吐出了一句话,像是自言自语又似在发问。

擎空和鹿儿走了过去,并肩与大学者站在那里,望着远方的炎河。此时正是夕阳血色天空,血红色的阳光映在了河里,通红通红的。

大学者微蹲下来,手指轻捻起了一块泥土,发黄的泥土早已干硬的如同一块石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他好像在回答刚才的话。

“大学者,”擎空轻声问道,“这里以前不是这样吗?”

牧渊摇了摇头,松开手,石块一般的泥土被他碾碎,一丝一丝散落下去。他曾来过这里几次,每一次看到的炎火都是如同在熔炉里翻滚,他从没有想过有一天这里流的竟然真的是河水,而炎火枯竭了?

“你们知道炎河除了是生机之源和火炎之舞两个大陆的分界地域,还意味着什么?”大学者反问道。

擎空摇了摇头,而鹿儿脸色在夕阳下光彩奕奕,她好像知道些什么。

“大学者,难道是关于亦龙族?”鹿儿问道。她的家族临近火炎之舞大陆,或多或少了解过一些关于亦龙族与炎河的传说。

擎空听着这个陌生种族的名字,一脸吃惊。多么自负高贵的种族啊!这是擎空听到过最多关于亦龙族的评价。他们不屑与外族交流,无论是贸易还是资源什么的。而在年幼时,擎空的印象中,他们只不过是被人描述成“一群玩火的愚人”而已。

大学者点了点头证实了鹿儿的猜测。

“炎河对于他们亦龙族的重要性,相当于龙谷对于我们人族的重要性。”大学者说道。

“龙谷?”擎空眼睛望着波澜不惊的河面,“人族在龙谷可以完成晋升或历练,而这炎河能给予他们亦龙族什么?”他不断想象,炎河就算是以前如传说中那般流淌着炎火,那它也只可能给予他们炎火……炎火?难道是炎火?

“是火炎的种子。”大学者将擎空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火炎的种子?”擎空没听说过,所以更加疑惑。

“火种,简而言之就是炎火最原始的雏形,虽然只有如同蜡烛火心的大小,但里面蕴含的能量却如同生命的种子一样开出无限可能。亦龙族各大家族的子女出生后都会享有火种接入的仪式,也就是将这颗火炎种子刻印在额头里。而火炎种子则会通过他们特殊的血脉扩散到全身,这也是他们可以控制火炎,召唤火炎进行战斗的原因。而他们自诩是真龙的后代也是因为他们体内拥有火炎种子在流动,他们认为只有真龙的后裔才能经受住火炎在血液里面。但实际上,他们只能经受住自己召唤出来的火炎……”大学者缓缓地说道。

“原来如此。那……这火炎的种子就在这条炎河中?”擎空明白了他们的依赖关系。

牧渊大学者望向炎河延伸的远方,说道:“在这条河的源头,而我们要去的地方也是那里。因为那里虽然是亦龙族的地盘,但是却是唯一一处我们能跨过这条河的地方。而如今……我想即使不用去那里我们也可以渡过去了。”

是啊,擎空心想。现在在他们面前的这条炎河与普通宽阔的河流无异,他们缺少的只是一艘小船而已。“我们要造船吗?”

“不,我们还是要到那里去。”大学者的话打断了擎空想要造一艘木船的想法,并没有对他做过多的解释。但在他心里却暗思道:“炎河发生如此变故,一定是有原因的。而火炎大陆上的亦龙族应该也意识到这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尤其是在当前黑暗大军已经来袭。不过,这也许对我们是一个契机,一个绝好的契机,就看我们怎么利用了……”

大学者微眯着双眼,似乎想到了什么。

...

小孩子晚上咳嗽厉害怎么办
小孩发烧怎么办 怎样退烧快
小孩吃什么健脾胃
孩子营养不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